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八百三十三章 晁盖的狠辣

作品:诸天最强大佬  |  分类:科幻次元  |  作者:七只跳蚤

    “此人实力好强,竟然能够同呼延灼战个旗鼓相当,尤其是看这架势,甚至还稍稍占了上风!”

    楚毅神色平静的看着正同呼延灼交手的王寅,突然之间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身为修行之人,记忆力自然是非常人可比,或许刚开始的时候楚毅并没有认出王寅来,但是这会儿脑海深处却是浮现出一段昔日的记忆片段来。

    嘴角露出几分笑意,楚毅轻笑道:“原来是此人啊!”

    关胜听到楚毅的低语不禁露出惊讶之色道:“难道提督大人知晓此人的身份不成?”

    楚毅轻笑道:“此人非是梁山中人,另有来历,只是不曾想梁山竟然同这些人有所联系。”

    看楚毅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关胜也没有多问,身为下属,最重要的便是要有眼力劲,既然楚毅没有说,难道他要盯着楚毅询问不成。

    不过关胜倒是对王寅的身份越发的好奇起来,毕竟听楚毅话语里的意思,王寅也是大有来历之人。

    呼延灼脸色有些难看,尤其是察觉到自己竟然比起王寅来差了一筹的情况下,身为大军统帅,呼延灼自然要在大军之前保持自身的形象,可是一旦在大军之前落败的话,绝对会大大的重创自家的士气。

    尤其是在这一方世界当中,两军阵前,身为强者对于大军士气可是有着极大的影响的,就像先前呼延灼一出场便毫不犹豫的以天人气场尽夺梁山贼人的胆魄,使得梁山大军军心为之涣散,如果说不是宋江将王寅请出拦下了呼延灼,使得大军士气恢复,否则的话,只怕这一战梁山将会败的非常之凄惨。

    双鞭同银枪不时碰撞,就听得呼延灼喝道:“阁下非是无名之辈,身为天人强者竟然同一群贼人为伍,却是不怕污了自家名声吗?我呼延灼乃是将门世家子弟,可向天子举荐,若是阁下愿意归顺朝廷的话……”

    不等呼延灼将话说完,就见王寅一声冷笑带着几分嘲讽道:“想要王某为那昏君效力,真是个笑话啊。”

    说着王寅身上气势猛然一盛,当场将呼延灼给震退了几步。

    稳住了身形,盯着王寅,呼延灼没有在继续出手,反而是身形落于大军,手中双鞭一挥沉声喝道:“三军将士,随本将军杀贼!”

    呼延灼修为稍稍差了王寅一筹,要说落败却也不大可能,但是再战下去的话,一旦露出不如王寅的趋势,必然会给大军士气带来影响,到了那个时候再出战的话,显然不如趁着眼下士气正高涨而悍然出手。

    宋江、吴用等人眼见王寅将呼延灼给拦了下来不禁松了一口气他们很清楚一尊天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亏得王寅将呼延灼给拦了下来,否则的话,他们就要考虑着如何保命跑路了。

    眼见朝廷大军黑压压的一片向着他们压了过来,宋江皱眉道:“好个呼延灼,竟然这般果决。”

    与此同时宋江下令道:“传令下去,大军迎战。”

    很快双方大军就如同两股洪流碰撞在了一起,朝廷一方匆匆而来,所能够征集来的舟船却是少了许多,毕竟先前宣赞、秦明他们便已经在四周搜刮过了,根本就没有几艘船只。

    所以说这会儿朝廷一方船只明显要比梁山一方差了许多,不过呼延灼却是在这种劣势的情况下选择同梁山大军在水上交手。

    不是呼延灼不知道其中的劣势,只是呼延灼自己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梁山贼寇盘踞在水泊中的那一座岛上,根本就不给他们机会在陆上交战。

    这种情况下本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大军彻底围困,将梁山贼寇生生的困死在这方圆数百里的水泊之中。

    只是朝廷诸公根本就不给呼延灼这种时间,想要将两汉贼寇生生的困死在这水泊之中,只怕是没有一个一年半载的时间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还要动用大量的兵马,没有个数倍的人马,绝对不可能将水泊梁山给封死。

    单单是朝廷诸公也就罢了,就连天子都给了他和楚毅时限,若是三个月之内无法剿灭梁山叛乱的话,定然会治他们的罪。

    呼延灼显然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选择同梁山硬碰。

    本来呼延灼是准备凭借自身威势冲垮梁山贼寇的士气,一鼓作气将梁山贼寇重创,结果半路上冒出来一个王寅来,生生的破坏了他的谋划,使得呼延灼只能采用这种不得已的办法。

    王寅同呼延灼二人于空中遥遥相对,虽然说两人没有动手,但是却是相互牵制,而下方朝廷官军则是同梁山贼寇碰撞在了一起。

    这些禁军能力倒也不差,就算是赵佶想要借梁山之手对付楚毅,可是其中有呼延灼以及呼延家在其中操作,所以这些被呼延灼所带出来的禁军并非是那种没有什么战斗力的老弱病残,反而是个个皆是精壮之士,哪怕是放在数十万禁军之中,那也可以说得上是其中佼佼者了。

    倒是梁山一方,虽然说是一群贼寇,可是正因为是一群亡命之徒,所以在面对大军围剿的时候,这些贼寇一个个的竟然表现的极为凶残。

    绿林贼寇皆是欺软怕硬之辈,就像先前被呼延灼给夺了心神,可是随着王寅拦下呼延灼,这些贼寇对于官军的畏惧之心自然是淡了许多。

    心中没有了对官军的畏惧,自然而然这些贼人凶残的本性也就展露无余这一点从双方交手的情形可以看出一二来。

    身为禁军尽管说素日里的训练不多,可是比之一群贼寇来说,官军的纪律性还是要强过这些贼寇的,军阵虽然杂乱,多多少少也有几分威势,然而面对一群凶悍的贼寇,养尊处优惯了的这些禁军士卒在经过了起初的交手之后竟然被一群贼寇的凶恶气势给镇住了。

    再加上梁山贼寇本身的主场优势,在水上交手,官军的优势荡然无存,明明有着压倒性的人数优势却是无法展现出来,毕竟真正能够乘船与梁山贼寇交手的不过只有数千人罢了,其余人马只能在岸上干看着。

    立于船头,宋江看着形势渐渐分明起来,脸上不禁露出几分笑意来,因为这会儿他们一方的人马已经凭借着几分悍不畏死的凶狠以及人数上的优势彻底的压过了官军一方。

    宋江身旁的吴用脸上同样是一副满意的神色,手中羽扇晃动道:“官军也不过如此,看来此番,大局已定!”

    说话之间,吴用目光却是看向了空中遥遥先对的王寅以及呼延灼二人。

    其实吴用心中很清楚,如果不是王寅将呼延灼给拖住了的话,这会儿大败的可能就是他们了。

    这会儿宋江幽幽叹道:“若是王将军是我们梁山之人那该多好,我等也不用担心面对朝廷强者而无从抵挡了。”

    说着宋江看着吴用道:“军师,你可有什么计策拉拢王寅吗?”

    吴用脸上露出几分苦笑之色道:“王寅在摩尼教权势赫赫,地位尊贵,我们想要拉拢其为我们所用,根本就拿不出什么筹码来,就是一些手段,怕是也不会有什么太好的效果。”

    正说话之间,就见空中正同王寅对峙的呼延灼冲着一个方向喊道:“广阳郡王,此时若是不出手,大军可就败了!”

    身为天人强者,自然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楚毅同关胜赶来自然是被呼延灼所察觉。

    本来呼延灼以为楚毅他们会出手的,可是直到大军露出败象楚毅等人都是在那里旁观,丝毫没有露出要出手助战的架势。

    呼延灼不禁有些急了,他好歹也是将门世家出身,若是拜在一群贼寇手中的话,那才是英明扫地呢,因此呼延灼毫不犹豫的向楚毅求助。

    这会儿关胜、卢俊义几人也都看向了楚毅,别看他们只有寥寥几人而已,可是单单是天人强者就有几尊之多,如果说肯出手的话,足可以扭转局势,改变战局。

    杨志看了看空中的呼延灼不禁向着楚毅道:“提督大人,若是再不出手的话,大军真的会败的,真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再出手怕是也难以挽回败局。”

    楚毅缓缓点了点头道:“看来晁盖是真的做出了选择,既如此,你们且去将宋江、吴用几人给本督擒来。”

    杨志几人闻言不由的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感情楚毅一直没有让他们动手是在防备着晁盖呢,而听楚毅的意思,晁盖应该是做出了什么决断。

    卢俊义脸上露出几分异样的神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大船之上的宋江、吴用的时候,眼中带着几分嘲讽之色。

    显然晁盖虽然是重情重义,然而阮氏兄弟、公孙胜、卞祥这些人的死以及宋江的无情让晁盖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或许晁盖还是那个义薄云天的托塔天王,但是其义气绝对不是针对宋江、吴用这等小人之辈。

    直到这个时候晁盖都没有现身,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就是晁盖同宋江等人划清界限的一种态度。

    既然晁盖舍弃了宋江、吴用等人,楚毅自然也就没有再等下意思,况且楚毅也非常好奇,遭受了这么大的刺激的晁盖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得到了楚毅的允许,关胜、杨志、花荣等人皆是眼睛一亮,一个个的纵身而出,身形迅如闪电一般,在两军之间穿梭,所过之处,但凡是梁山贼寇尽皆坠入水中。

    几尊至少也是大宗师乃至无上大宗师之境的强者出手,完全可以扭转一场小规模大战的结果,更何况这其中尚且还有两尊天人级别的存在。

    此时武松立于楚毅身旁,看着卢俊义等人在大军之中纵横无敌,神色却是极为复杂的看向正立于船头的宋江等人。

    此时宋江脸上的笑容却是渐渐的凝滞起来,毕竟卢俊义几人出手所造成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几乎是扭转了挡下的局面,宋江要是察觉不到的话,那才是真的瞎了眼呢。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要知道按照宋江的规划,就算是想要朝廷诏安,他们也必须要有拿的出手的战绩才是,只有将官军的围剿一次次的打破,才能够迫使朝廷放下将其剿灭的想法改为招安。

    只要再大胜官军几场,介时稍加运作,必然可以让朝廷对他们施以招安之策,然而现在来看,只怕是难以实现了。

    无论是关胜还是卢俊义皆是一人成军的天人大能,任何一人便可以扭转一场大战的局势了,更何况还是两人。

    不知不觉之间,宋江的指甲刺破了掌心,剧痛让宋江稍稍清明了几分,忽然之间心头泛起明悟道:“晁盖他好狠的心啊!”

    这会儿宋江要是还意识不到晁盖这是故意送他们前来送死的话,宋江也是白活了,就连吴用也意识到了这点,面色变得极为苍白口中更是喃喃自语道:“不可能,晁盖他义薄云天,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一道身影奔着他们所在船只而来,不是关胜又是何人。

    就见关胜手中大刀猛然之间劈出,顿时十几丈长的刀芒生生的将一艘承载了数十名贼寇的小船一下撕裂开来,船上的贼寇大半当场身死,剩下的也被气劲给震了个半死。

    踏空而来的关胜立于那大船前方数丈处,虎目盯着宋江、吴用几人,冷笑道:“宋江、吴用,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面如黑炭一般的李逵就如同门神一般立在宋江身旁,眼见关胜对宋江无礼,当即便舞动手中板斧冲着关胜喝道:“那鸟厮,吃你李逵爷爷一斧头!”

    李逵就是一憨人,手中板斧冲着关胜便劈了过来,旁人见了不禁露出几分异样的神色。

    以李逵不过大宗师之境的修为,竟然敢向一尊天人挥动板斧,真不知道该说李逵是无知呢还是无惧呢。

    关胜只是淡淡的看了李逵一眼,缓缓探手向前一抓,顿时李逵那沉重无比的板斧便被关胜给抓住。

    咔嚓一声,李逵那沉重的板斧竟然被关胜给生生的捏碎开来,随手一抛,犹如漫天花雨一般,伴随着而来的却是一阵阵的惨叫声响起。

    就见宋江、吴用二人周遭的数十名贼寇一个个的倒在了地上没了气息,至于说樊瑞、李逵几人则是气喘吁吁的半跪在宋江、吴用他们的身前,身上满是伤口。就如李逵胸膛之上甚是可以看到一个婴孩拳头大小的血洞,正是被一块板斧的碎片洞穿了胸膛所留下的伤口。

    一步踏出,关胜探手向着宋江、吴用二人抓了过来,至于说半跪在宋江身前的李逵几人就算是恨不得以身相阻,然而他们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关胜向宋江抓了过来。

    眼看着关胜大手向着自己抓了过来,宋江脸上竟然是一片平静之色,仿佛是没有一点的畏惧,也就是在关胜的大手即将落在宋江身上的时候,一股可怕的危机自关胜心头泛起,下一刻关胜陡然收手猛地向着身侧狠狠的拍了下去。

    与此同时,正背着双手观战的楚毅豁然抬头向着宋江看了过来。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