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五百三十八、协同作战

作品:世子的崛起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我的长枪依在

    “父皇,孩儿绝不会让你失望!”完颜离激动道。

    完颜乌骨乃点点头,“你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朕也就放心了,不过你要记住,景军确实连辽人都打不过,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切不可骄横大意。”

    完颜离点点头。

    说了一会儿,完颜乌骨乃支开众人,随后,他招手留下刘旭。

    待帐中众人都走了,只剩下他们两,火光忽明忽暗,完颜乌骨乃才道:“这么多年来委屈先生了。”

    刘旭也坐下,“陛下言重了。”

    “不,一点也不言重。”完颜乌骨乃虚脱的摇摇头,多年来南征北战的带来的病痛已经折磨他许久,夏天的大帐里也要放置火盆,“又是我朕在想,你要是个女真人该多少,如此一来,他们就找不着各种莫须有的借口排挤你;可恍惚间又明白过来,你要是女真人,怎么可能助朕变革这天下,让我大金焕然一新。就像你跟我说的,鱼与熊掌不可得兼啊。”

    刘旭道:“陛下不必想太多,当初若是没有陛下,在下早死在饥荒之中,成为孤魂野鬼,是陛下救了我。”

    “是啊,在你看来,你被我救是幸运,可在我看来,救你何其不是我之大幸。”完颜乌骨乃感慨:“世上之事,谁说得清呢,大概只有佛祖知道所有因果轮回吧。你我之间,并不是救命之恩那么简单,而是相互成全,或许我们前世有缘,所以今生才能与先生想见,若有来世,我完颜乌骨乃也愿与先生再聚,共筹天下大事!”

    “陛下......”刘旭嘴唇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可我只怕支撑不住了,身体羸弱,气力尽失,这种感觉与日俱增,我只怕是要去西方极乐世界了。”完颜乌骨乃叹气,“我一走就先生放心不下来,我知道想害你的人很多,而且明里暗里都有,我在的时候,他们还不敢放肆,如果我一走,不知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

    刘旭听完,反而也平静下来:“皇上,刘某比皇上年长,但也活得差不多了,儒者不说西方极乐,但言天命,即是天命,在下也能坦然面对,陛下不必为我操心。”

    乌骨乃点点头,伸手去拉住他的手臂:“要是你也能去西方极乐净土就好。”

    刘旭没说话,一个老人,一个虚弱的中年人,同时快要走到命运的尽头。

    .......

    李星洲骑着眉雪,准备去咏月阁接阿娇,起芳和月儿,狄至也骑马跟在身后,还跟着王府的几辆马车。

    阿娇邀请了一些才子才女在咏月阁办一场小诗会,以吟诵最近景国武功为题,目的是教孩子们诗理,词理。

    李星洲觉得这样的教学挺好的,所以也就同意了,阿娇很高兴,拉着他还有院子里的人去。

    可诗语忙不过来,秋儿在实验第二代蒸汽机,只有月儿陪她,随后遇到休息的起芳,就把她也叫上了,而李星洲自己也忙不过来。

    他在新军里教唱歌,没错,就是教唱歌,新军的军歌。

    不只是唱歌,他还要配上能踏步的节奏鼓点。因为军歌至少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增强军队凝聚力。还有一个就是用于指挥。

    不错,就是指挥。

    在战场上,用鼓点指挥进军,让士兵踩着鼓点前进,是遂发枪时代的基本做法,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指挥不可能靠人一直吼,没那么大声音,也不规整,而且纪律能增加战斗力。

    所以李星洲不只要教他们唱歌,还要给军中的鼓手教会节拍,配合鼓点指挥军队前进,至于军歌选择,当然是最简单易懂又气势恢宏的《精忠报国》。

    狄至一边走还在一边跟他说关于新军的事,有些人对军事有着天生的敏锐,比如韩信,卫青,霍去病这样的人,这些人不上战场则已,一到战场,靠着他血液里流淌的战争天赋,瞬间就会如鱼得水。

    卫青,霍去病建立赫赫战功的时候,都是十六岁,十八岁的人,很多人可能想都不敢想,汉朝那么多老将军,为什么偏偏是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子把匈奴打得落户流水。

    这就是对战争的敏锐,过人的天赋。

    狄至显然也是这样的人,以前他只是个小小都头,可到新军副指挥使后,他是第一个与众人思路不同,提出新军的骑兵全要轻骑兵的。

    包括魏雨白,参林,严申等都认为,王府既然有能力打造刀枪不入的工具钢全身板甲,就应该发挥这优势,武装大批重骑兵。

    只有狄至反对,他觉得新军不需要重骑兵,需要的是轻骑兵,因为装甲再厚,防护再好,重骑兵的作用是正面冲击压制敌人。而这工作,交给火枪,火炮会更好,再加板甲重骑兵,根本就是功能重叠冗余,不利于作战。

    新军缺的是正面战场击溃敌人后的追击和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能力,所以需要轻骑兵。

    当时听他说的时候,李星洲简直惊呆了,显然面对遂发枪,火炮这样的新事物,魏雨白,参林,严申等人的观念还停留在过去冷兵器战战争的拿种思维,而狄至已经完全理解了火器的优势和劣势,如何才能发挥火器优势,他的观念和其他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

    所以李星洲很放心把新军交给他来训练。

    一边走狄至一边向他汇报了最近新军训练的主要内容。

    “王爷,属下发现遂发枪,火炮和弓弩相比,除去威力更加巨大,射程更远之外,必须考虑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骑兵和火枪兵,炮兵之间的配合。以前的军队并不需要太多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弓弩威力有限,射程有限,可在枪炮面前,如果没有经过训练和推演,就让骑兵和枪炮配合,很容易出现误伤。”

    李星洲点点头:“那你怎么训练?”

    “新军骑兵必须对枪炮射程,威力有个概念,所以我每天早上专门把骑兵都调去看火枪手和炮兵打靶,他们不熟悉枪炮威力射程,很可能会被自己人误伤。

    属下让他们联合演练,枪炮正面射击,骑兵从安全的距离侧面包抄,不过.....不过还是有几次伤到自己人,还好不是什么致命伤,起初骑兵总容易低估枪炮射程。”

    李星洲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受伤了王府会赔偿,这样的训练是必须的。”

    “你回去之后把你所想的,为什么要这么打,你认为的新军优势,还有你准备的新军战术,写成报告,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交上来我看看。”他随后又吩咐。

    狄至了然道:“是!”

    李星洲心里则在想,真他娘是个人才,都开始研究起多兵种协同作战了,这正是他希望新军发展的趋势啊!

    dn1902041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