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六百八十一章 穿刺死棘之枪

作品:魔邪之主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永不落伍

    因为在虚空风暴中,他的躯体被多次磨灭,现在无论是他躯体的强度还是体内葬送之力的浑厚程度都不及他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虽然因为葬送者的特性,恢复得很快,但保守估计也得一个月以上才能全部恢复。

    “真是不爽,这种虚弱的状态想要捏死眼前这只虫子还得小心翼翼的。”

    月生承认,眼前这七神小队的虫子的确很强,其力量甚至比他普通状态还要强上几分,如果不是使用镜像合体让他的力量暴增两倍,还真难压制这只虫子。

    月生鼻孔呼出两道炽热的气体,双手背负身后,不停扭曲着附近的重力场,防止弗朗西斯逃走或者拿出什么出其不意的道具。

    蓦地,他心头升起一阵强烈的危险感,甚至刺痛了他周身的毛孔。

    “穿刺死棘之枪!”

    一个声音响起,一道红光快速从他后面接近,在月生刚刚反应过来之际,一瞬间碎掉他周身的斥力场,射中他的后背,破掉他的金身,从他心脏穿过。

    在远处压阵玫兰也瞬间惊到了,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挤破月生的防御,要知道她的子弹连月生的皮都没碰到过。

    月生缓缓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上面已经开出了一个大洞,血液像喷泉一样喷出。

    弗朗西斯擦了擦身上的血渍,面上露出一抹微笑看着月生,“你的确很强,甚至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不过面对穿刺死棘之枪,任何人都是都躲不掉的,所以,你安心的去吧!”

    嘭!!

    突然间,弗朗西斯眼睛一花,月生瞬间来到他身边,大手抓住他的脑袋,直接向着地面一砸。

    一声脆响,地面瞬间开裂,裂缝中地火喷涌而出。

    “你们真的激怒月生大爷了,也值得月生大爷拿出全力来捏死你们!”

    “怎么可能!?”

    弗朗西斯看着心脏缓缓恢复的月生,终于忍不住将内心极致的震惊表露在脸上了。

    经历了二十个世界,只要是人类或者类似人类,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心脏爆掉还一点影响都没有的生物。

    在弗朗西斯的目光下,不到一秒钟,月生的心脏就完全复原了,没有留下一点疤痕。

    “这是真正的怪物!”

    “超级赛亚人二形态!”

    轰隆!

    此时他也想不了这么多了,直接揭开自己的一张底牌,超级赛亚人二形态。

    一瞬间,他的肌肉开始膨胀,即使没有出手,他也能感受到体内的力量不断增加。

    “超级赛亚人二形态不能持续太久,必须速战速决!”他目光一凝,感受着体内快速消耗的能量暗道。

    嘭!

    他双手拍地,猛地一震,弹开月生,然后一脚将月生踹飞,同时他的身体快速跟上,膨胀不必月生细的右臂一拳打向月生的脑袋。

    “心脏爆了不会死,那就看你脑袋爆了死不死!”他目光一狠。

    啪!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面前这个光头大汉几乎一瞬间化为了一个白长发诡异男子,轻轻松松就接住了他这一拳。

    “什么!?”

    弗朗西斯瞳孔快速抽缩,一个后空翻,身体猛退。

    “月某虽然很想让你再多感受一下绝望,不过浪费时间不是月某的习惯,所以就快速解决你吧。”

    葬送者形态的月生以一种无悲无喜的眼神看着弗朗西斯,让他心底生寒。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绝对不是人类!”

    弗朗西斯头皮发麻,之前的月生虽然强大,无论是体型还是力量都具有碾压般的压迫力,但有赛亚人血统的他最不惧怕的就是这种对手,相反如果让他一直打下去他会越来越强。

    但面对现在的月生他只有恐惧,即使只是看一眼,他都感觉自己身体不受控制发出哀鸣和颤抖,似乎随着快要崩溃一般。

    这种恐惧并非意志能够压制的,而是来自生物本能,就算明知道不应该害怕却依旧控制不住。

    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不,应该说有过,那是一个西方世界的邪神,当时只瞥了一眼,直接让他身体崩溃,如果不是及时回到主神空间,估计他已经死了。

    “那是什么?”

    远处还没从刚才月生没死的震惊回过神来的玫兰也有些胆寒的看着葬送者形态的月生,她之前也见过这样的月生,可感官远远没有现在强烈。

    “他变得比之前更强了。”

    她心中默默一句,快速离开,她明白,如果自己再不走,估计等会儿就没机会了。

    “旁边的老鼠也出来吧,刚才你那一枪有资格当月某的对手了。”

    月生没有立马对弗朗西斯动手,这个状态的他理智得可怕。

    “哈哈,真是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吃了我的穿刺死棘之枪没死的,你也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库丘林显现出来,大笑一声,右手轻轻舞枪,一抬,一挑,脚下一动,速度快得在空中出现一连排的残影,瞬间来到了月生面前。

    死棘之枪直接向着月生眉心的眼睛刺去。

    弗朗西斯也没有阻止,面对现在的月生,即使是超赛二的他也没有把握能赢。

    叮!!

    然而,让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月生根本没有动,死棘之枪竟然定在了他那只眼睛前一厘米处。

    月生右手一抬,无形的力量震荡在库丘林的胸口上,将他轰得吐血倒飞出去。

    滋!

    在快要落地之时,库丘林将枪头一转,插在地上,滑出数十米才稳住自己身体。

    “好强!这才是我想要的对手!”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非但没有丝毫沮丧,眼中反而冒出熊熊战火,直接脚下一踏,身体射出,再次向着月生刺去。

    宝具连发,又是穿刺死棘之枪。

    弗朗西斯自然也不会傻傻在旁边看着,他双手靠拢,抽动全身的气,一个巨大的能量炮在他双手之间凝聚。

    “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葬生气场。”

    月生淡淡看了两人一眼,扭动四周的重力场再结合自己的葬生气场在全身上下做出了上千道屏障。

    这些屏障直接耗费了他现在体内本就不多的葬送之力的五成。

    轰隆!!

    耀眼的红光和白光交错,穿刺死棘之枪和弗朗西斯的能量炮几乎同时命中月生正面。

    葬送气场构成的屏障瞬间破掉八百层,之后的余波也连破两百层,然后消失在月生身前。

    “我说过,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地葬!”

    月生轻轻抬手,熟练无比,半空中瞬间出现一个黑洞般的漩涡。

    八级的地葬比起之前一级时恐怖不止一点半点,几乎是一瞬间就将整个城市的地面掀起,拉入其中,而且这个范围还在不停扩大。

    弗朗西斯和库丘林也仅仅只是全力挣扎了不到半分钟,甚至放道具的时间都没有,就同样被吸入了黑洞中。

    “估计全力发挥能够超出方圆千里以上,终于有一点当年葬生气场一个地葬灭世界的威势了,不过现在还不是这么嚣张的时候。”

    出于对这个世界的顾忌,月生稍微控制了一下范围,防止地葬继续扩散波及,到时候说不定世界意志就要跑出来制裁他了。

    将整个地葬的威势完全凝聚在城市中心,尤其是那些有主要人物的区域,他更是尽量不去涉及。

    比起一开始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地葬,现在他还是得心应手。

    。